香港挂牌

Java培训丨我我们从小码哥到叩丁狼

更新时间:2019-10-09

  我是吴嘉俊,原小码哥Java学院院长。大学之前零零散散的接触过各种开发语言,从小学四年级(应该是1994年前后)的LOGO、到初中的Basic、到高中的Delphi、VB、到C/C++,各种开发都有接

  大学之前零零散散的接触过各种开发语言,从小学四年级(应该是1994年前后)的LOGO、到初中的Basic、到高中的Delphi、VB、到C/C++,各种开发都有接触,也确实对开发有非常浓厚的兴趣。大二的时候,因为朋友偶然的一句话,一个人就下定决定去考SJCP;拿到证书之后,又因为老师的一句话,接触了开源,从此开始了我的IT之路。

  大二(05年)的时候,自学完了当时开始流行的SSH三大框架,然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EasyJF开源发布的一款简单易用的web层框架,通过阅读这个框架的源码,开发思想进步了不少,接下来我加入了这个团队,最初的几年,通过文章、博客、企业培训等渠道,对Spring、Hibernate、ExtJS在国内的普及也做出了推动的作用。后来在北京入职国内某知名软件企业担任框架组成员,负责维护公司的基础框架项目。

  2010年,如今某大型培训机构(当初规模很小)找到我在成都蓝源的创业伙伴,邀请我们加入到IT人才培训行业中来,在成都开设分校,立志为了改变中国IT教育,我于2010年参与该机构成都分校创业,担任成都分校核心讲师及Java学科教学总监等职务,正式开始了我的IT培训生涯。

  在创业初期,10年~12年这几年,因为该培训机构的业务不断在各大城市扩张,核心老师培养跟不上,我经常充当起了救火角色,在成都、广州、上海等早期建立的分校四处奔走授课,主要负责核心框架课程阶段的授课工作,得到了学生和老师的一致好评。

  2014年初,当成都分校的师资力量已逐步稳定,教学模式已经非常成熟,我考虑到自己在IT培训行业已经做了4年了,也需要再去接触一下一线的开发,对新的技术环境做一个深入了解,于是带领几个开发人员,重新进入开发领域,负责互联网金融产品的研发和运营。

  根据最初的约定,我所参与创办的成都分校不是完全由总部100%控股,有一半一股权在我们成都老师团队的手上,每年的利润需要拿出一半分享给成都团队。在14年底,当创业略有小成的时候,一些人的贪婪本性暴露出来,该机构总部后来的一些负责人,见利忘义,卸磨杀驴,找各种借口单方面撕毁最初的约定,强行终止了和成都团队的合作,关掉成都分校,扔下一群无助的老师及员工。

  虽然当时我已经不在该机构成都培训中心从事教学工作,但是这种不讲契约精神的做法让我感到极度失望及愤怒,为了成都团队这帮拼命工作的兄弟和还在上课的学员,我又抽出时间和他们重新一起创业,创立了成都源码时代。如今,成都源码时代经过3年的努力,已经成为了西南地区领先的教育培训机构,在成都的招生规模、教学水平、就业薪资和学员口碑上均远超这家机构在成都设立的新分校。

  我对我自己的评价是,低调,轻微的社交恐惧症,不过有时怼起人来也有几把刷子。

  比起我个人,我更愿意用我们。不论之前在成都源码时代,还是最近的小码哥,我随时都把自己作为团队中的一员。我相信一个人能够做的事情是有上限的,一个团队能做的事情,是无穷的。

  就像每个人在生日那天总会有些多愁善感,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也简单回顾一下在小码哥的Java学院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2015年5月之前,我一直是在带着团队研发一款互联网金融产品,同时作为成都非常有名的IT培训机构源码时代的顾问;在这两年边做研发边观察教育过程中,一方面看到企业招聘的无奈,目前大学的IT教育与企业的实际需求距离越来越大,另外一方面,看到了大部分应届毕业生在软件企业中的劣势,没有掌握真正的技术和学习能力。我强烈的感受到,做产品只能解决一部分企业的商业问题,做培训能培养非常多的技术人才,可以帮助非常多的企业解决问题,因此觉得还是做教育的社会价值更大,社会意义更广。经过两年以顾问的角度来看待IT培训行业,较之以前以从业者的身份置身其中,可以说自己也更客观的看到了很多问题和找到了一些新的思路,也愿意重新投身其中,希望能把这几年的经验重新运用起来。

  作为合作多年的事业伙伴,2015年5月,明杰老师因为同样对某大型机构所做所为的不满而悄然离职后,在游戏项目没做起来的情况下,最后选择了进入教育培训行业自己创业,创办了小码哥,当时明杰老师主要的领域是iOS,由于当时小码哥缺乏后端学科,他基于对我教育经验的了解,极力邀请我到广州小码哥开设Java学院。

  广州和深圳是全国最开放的城市之一,软件企业很多,软件人才非常多,软件氛围也很不错,机会非常多,培训的市场很大,对我来说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地方,于是我把互联网金融产品这块的业务委托给另外的创业伙伴打理,来到了广州。

  2015年7月,为了更好的给学生提供优质的教学服务,我从成都源码时代怂恿了任课4年的任小龙老师加盟小码哥Java学院。

  可能很多同学都没有见过小码哥这一个LOGO墙,这是15年小码哥在盛达商务园,也就是现在大地商务港街对面的办公室,其实这并不是我们Java学院最开始的办公室,我们Java学院的办公室在一个更老的办公室。

  在7月中旬,小惠老师和雄威老师加入了我们团队(很遗憾,后面陆续加入的老师我都没有合影,抱歉)。至此,Java学院在4个老师的情况下,首期班于15年7月25开班。

  在首期班开班之前,我们就定下了Java学院一直以来贯彻的服务理念:真正严格的管理,真正细心的服务。

  紧接着,在15年12月之前,Java学院一共开了3期班。期间加入了钟昕灵老师和梁开权老师。但是因为整个团队的老师在业内名气也不大,小码哥15年的重点也在iOS学科上面,所以前三个班的招生非常惨淡,第三个班我记得非常清楚,加上留级的同学,大神班一共23名同学。

  Java学院当时在如日中天的iOS的阴影下存活,一边是半个月开一个100多人大班的iOS,一边是一两周招不到一个学生的Java,面对营销资源的严重匮乏,面对惨淡的招生情况,其实我们每一个Java学院老师心里面都憋了一口气。但是,做了那么多年的教育,甚至当初2010年的时候,一个班9个同学都经历过,所以我们一直坚信,只要我们认认真真服务好每一个同学,同学们找到满意的工作,一定能够通过口碑慢慢做好的。

  在15年底至16年初,这个平均薪资可以说是远远超过了当时的培训机构的薪资,得到了包括小码哥里面做过多年教育培训的老师的认可,而且我们团队更为骄傲和自豪,因为只有我们心里面清楚,这个成绩是不包含水分的。

  终于,在沉寂了长达四个月时间,甚至中途有小码哥的老师建议砍掉Java学院,转向Android学院的情况下,我们终于迎来了突破,16年3月底,Java四期班开班,迎来了Java学院首个90人的大班。

  是的,我找遍了网站,都没有找到四期开班的合照,只是从学生的QQ空间里面找到了这张四期班去大夫山活动的集体照。大家可想而知当时Java学院在营销宣传上面的弱势了吧~~当然,路不是靠别人铺就的,是靠自己走出来的!

  16年5月8日,Java五期班开班,并从五期班开始,Java学院进入基础班的小马课堂模式,使用小龙老师录制的Java基础视频,并且该套视频在网易云课堂同步免费发放,目前一直稳居Java基础类视频榜首!!在此过程中,杨龙老师,少存老师,一飞老师陆续加入团队。

  2016年6月,小码哥组织架构进行了重大调整。在此之前,学工部和就业部一直独立于学院单独存在,换句话说,班主任老师和就业老师一直是属于学工部和就业部管理,学院只负责任课,形成不了一个有效的闭环,学院也因此无法统一实施一套更有效的管理办法;直到6月份,班主任老师和技术辅导老师划入学院管理,也是在这个时候,大家熟悉的隔壁老王,王一萍老师正式加入团队,逐渐确定了更加精细化的班主任服务和就业管理。

  我们深知,仅仅是一个班取得良好就业,是远远不够了,如果只是做好首期班,这和我们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只有踏踏实实服务好每一个班级,才能脚踏实地的一步步前行。于是,秉承这样的理念,之后的每一个班级我们都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不要认为我只是在发图片,我相信任何一个培训机构的团队如果能做出这样的成绩,也会像我一样把这些最好的奖状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不用多说,这就是团队的力量!!

  2016年11月28日,Java学院作为小码哥第一批学院,进入北京,开设北京Java学院,把严格细致的服务带到帝都。分校毕竟山高水远,很多人认为我们扩张太快,为了钱,服务跟不上开班节奏,帝都的就业数据也证明了一切,做教育,我们是认真的!

  截至目前为止,Java学院已就业或者再就业的班级,包括广州的14个班,北京的3个班,共17个班。均在20多个工作日内基本完成就业工作,就业率基本都在90%以上,大部分班级达到95%以上,平均就业薪资目前稳定的保持在10.5k~11k左右!!

  后面的故事,管家婆中特网987990。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依靠着所有Java学院老师们的共同努力,我们暂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Java学院的招生也慢慢增加,每个班100多人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并且每个班级的口碑推荐也逐步上升,达到了50%以上。

  回忆我们团队走过的岁月,总是感觉怎么说也说不尽。但是,现在既然已经选择了分开,我还是想代表我们团队,从我的角度和我们团队的角度来说一说离开的原因。

  我在回顾Java学院的发展历程中已经提到,我15年6月到小码哥,是怀着满腔热情,包括对小码哥创始人明杰老师在教育领域的认可。但是小码哥在教育领域的雄心壮志并不是明杰老师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在公司有来自各地同事,在创业初期,有很大一部分的老师来自明杰老师的学生和以前的同事。明杰老师对我们的认可,不代表所有老师对我们都认可。

  大家都知道,在创业初期,凭借明杰老师在iOS 培训领域强大的人气,小码哥在iOS学科上开班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在消息发出来初期,就迅速达到了上千人的报名量,从小码哥整个学校来看,真的是非常非常好的势头,但是正是因为这种强大的势头,和Java学院前期惨淡的招生产生的鲜明对比,有些潜在的问题就慢慢出现。

  首先,在对公司的贡献上面,前期Java学院确实没有做到盈利,对公司整体贡献是非常小的。这让部分老师对我及Java学院的老师产生了较大的怀疑,有老师甚至认为明杰老师不应该邀请我这样的不太知名的老师来共同创业,这样对小码哥的长期发展不利。

  其次,从营销上来看,前期iOS的强大,让营销部的老师把大部分的资源都用在了iOS学科上,Java学院分到的营销资源非常非常少。甚至我们的一些视频想发布到网上宣传,也遭到了一些老师的私下干预和阻挠,认为小码哥要对外发布的是精品的视频,我们这些不太知名的老师的视频,还是不发为好。

  另外,因为iOS学院的招生确实太猛,大部分咨询老师的精力都放在了iOS学科的招生上面,导致对Java学院潜在学员的挖掘乏力。在营销资源很少的情况下,招生量非常惨淡,而招不到生的原因,可能也归结到了Java学院老师不出名的原因上吧。

  我前面也提到,这些问题我们Java学院老师都能理解,我们也默默的在按照我们的做法去一步一步实施。甚至一度到了16年后期,Java学院的招生已经逐步在提高的情况下,在营销资源上面仍然得不到学校的重视,就业报道都是由学院老师自己写,老师的视频得不到有效的推广,甚至打开小码哥论坛Java版块,出现在最前面的全部都是H5,iOS老师的视频,这让我们学院老师也是非常难过的。

  2015年年底,因为移动互联的火爆,小码哥积极筹备Android学院,Android学院在开班之前的招生也是非常非常不错的,我记得Android一期班招了100多人,因为当时Android学院的院长还没有到位,就安排我作为代理院长,当Android一期班基础班开班的时候,面对下面黑压压的100多号人,我心里面其实是很纠结的,我在想,有一天Java学院也能有100多号人,该多好。

  正是因为Android学院的火爆招生,导致进一步压缩了Java学院的招生人数。就在15年底,在确定Java学院四期班基础班开班时间的时候,甚至有老师直接告诉我,学校已经在考虑16年不再开设Java学院,而全力开设Android学院,当时对我们Java团队来说,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我们当时把全部希望孤注一掷在大神班一期的就业上了,万幸的是,我们熬过来了。

  另一方面,在学生服务上面,我们Java学院也成了学校的另类。Java学院以极其严格的教学纪律管理让被体制内教学惯坏了的学员闻风丧胆,我们毫不犹豫地批评任何一个违反纪律的学生,在招生已经很惨淡的情况下面,我们还硬着头皮开除任何一个不想学习,还影响其他同学的学生。这些动作都给Java学院招来了奇怪的眼神,可能在当时,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我们这样的做法吧。

  因为这种种的原因,导致自从我加入小码哥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几乎没有太多机会和明杰老师沟通,加之初期学校的办公室分散比较严重,和其他部门的沟通也比较蔽塞,大部分了解的消息都是通过非正规渠道了解到的,这样会非常容易造成各个部门之间的误会,包括班主任老师和技术辅导老师的管理,也是比较混乱,对于这些我都无能为力,只能自己尽量去协调,但是作用甚微。

  如果说上面这些事情,只是累计在心里面的一些小的纠结,我觉得任何一个身在职场的人都应该学会处理,我现在提出来,也可能有不少人会觉得我太矫情,其实这些事情我和我们团队都坦然面对了,而真正让我们离开的原因还是最近发生的事情。

  17年4月,Java学院招生也一直很不错,和其他部门的沟通也逐渐在好转。但是随着小码哥给予厚望的H5学院负责人的突然离开,同时H5学院的部分老师集体离职,部分部门主管的离职,包括H5学院遗留下来的一些问题,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突然一起爆发了出来。

  因为iOS及H5学院老师的动荡对个别班级的疏于服务,加上个别离职员工及一些竞争对手制造各种谣言故意抹黑,造成了外部对小码哥的负面消息增多,我知道这并不是某个学院的事情,而是整个小码哥的事情,影响到的是小码哥所有学院的口碑。

  而在这个关键的时刻,5月初的一天突然得到明杰老师因为身体原因,要回家休养的消息,而这一修养,竟然就达了5个月之久。在近5个月时间内,学校老师全部都难以和明杰老师联系。这其实对我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学校的各个部门运作几乎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在这5个月时间里,我被公司中高层员工推选为临时的负责人,和所有部门的共同努力,让小码哥H5的学员的利益得到保障,逐步消除了一些负面影响。

  由于前期H5学院的人事动荡,还有个别别有用心的已离职老师的各种调拨,加上明杰老师所曾经非常信任的个别老师明里暗里制造出来的种问题(比如有个虽老师临到上课前一天突然告之公司自己因为身体原因上不了课、找各种理由拒绝接受公司的上课安排、故意不回答学员在课后问的问题等等),导致2017年3月以后小码哥iOS学院及H5学院的教学质量、服务质量急剧下降,小码哥口碑受到了极大损害。

  在大家一起努力,全力改善公司困境,公司慢慢回到正轨时。9月26日,在与所有公司员工失去联系近3600小时后的明杰老师,突然发了一封邮件,宣布回归。在未提前与我进行任何沟通的前提下(前面已经提到,明杰老师“修养”期间公司各种大小事务均由我在代管),在邮件中对这一段时间来默默付出的老师们的努力全盘否定,并否定了在小码哥开办之初所制订的全员持股制度,并在未与我做任何沟通的情况下对我的工作岗位进行了调整,这真正让我彻底寒心。(虽然最近通过各种渠道,证实了这封邮件并非明杰老师本意,但那段时间确实也让我思考了很多!关于明杰老师与大家失去联系近5个月的时间里都经历了什么,我想未来有一天合适的时候他应该会告诉大家)。

  首先,明杰老师一直有着移动开发的基因。从小码哥创建当初,就一直以移动端为重,加之确实一直忙于课程等内容,在管理上面会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Java学院进一步的发展;

  其次,iOS学院,Android学院的兴衰,虽然有较多市场变化的因素,但管理者肯定也负有一定责任。这些都或多或少对小码哥的口碑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根据明杰老师回归公司后的想法,要对小码哥作战略的调整,从线下往高端线上课程的转变,也会对目前Java学院的教学方式和发展产生较大影响。

  最后,明杰回归公司后的工作状态、行事风格及性情感觉变化很大,让我们感到非常陌生。当时已经无法进行正常的交流,而其在邮件中所指定的公司管理人选在教育领域的经验、管理水平及工作方式,让公司真正做事的部门及员工都无所适从。

  基于这些原因,我其实第一时间考虑到的就是自己悄悄的离职,我不希望我的不如意影响到小码哥的正常发展,影响到Java学院其他老师的心态。于是,在今年国庆期间,我个人提交了离职申请,并告知了Java学院为数不多的几位老师。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几位老师对我私自离职的想法异常愤怒,认为我背叛了团队。紧接着,学院的核心团队老师们纷纷提交了离职申请。这真正震惊了我,也触动了我,让我重新去思考我的做法是否负责,重新思考团队对我的意义,还有最关键的,老师都离职了,那么现在的学员怎么办?

  经过反复的考虑,和团队核心老师的讨论,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一致决定自己重新做一个品牌,哪怕从零开始,哪怕半年没有工资。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怎么去和小码哥协调目前正在服务的学生,不能因为我们的离职导致学生享受不了优质的服务,所以在国庆节之后,我带着团队的信任,找到明杰老师及小码哥的核心股东,对Java团队老师的离职,包括目前的学生怎么服务进行了长时间的协商交流。

  令我欣慰的是,明杰老师及小码哥核心股东在对学生的服务,保证学生的利益上和我达成了一致,目前所有Java学院及北京上海分校学生,包括后期Java学生,都继续交由我们Java学院团队服务。我们双方也基于学生的利益,Java团队新成立的品牌继续租用小码哥目前的教室,北京上海分校也继续使用目前的教室,避免学员因为公司内部的变动而受到影响。

  我们一致认为这个“狼”字很能体现我们Java团队的特性,团结,锲而不舍,严肃。华为的狼性文化,特别是看过《狼图腾》这本书之后,对狼这种动物有不少好感。

  叩丁狼教育包含了原小码哥教育Java学院所有的讲师,班主任老师,技术辅导老师和就业老师,所有老师都已经做好准备继续为大家服务。

  由Java团队新成立的叩丁狼教育,保持初心不变。因为可以更加灵活的调配,团队老师也对这两年多的工作做了多次集体讨论和反思,我们立志在原小码哥Java学院的高品质课程及优质专业服务的基础上,继续创新开据,提供更好的课程内容,更好的教学质量,更好的教学服务,更好的就业服务,更严格的管理制度;让每一个同学真正学到技术,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并且,我们计划中的一些升级课程也会逐渐推出,给老学员,新学员更多提升的机会。之前所有的Java学院老学员,我们也将不遗余力的服务你们,提供更新的技术视频等服务,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团队。

  变的是公司,重新燃起老师们更加激扬的斗志;不变的是团队,不变的是服务,不变的让学生享受到更加优质的服务的决心。

  同时,叩丁狼教育将和小码哥教育在招生,市场,营销,教学等领域进行进一步的合作。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有疑问,既然分开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合作,你不是对小码哥教育有很多不满么?Java学院分开独立成公司了,对小码哥肯定有很大影响,为什么又要跑回来合作?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值得回答。

  首先,明杰老师及小码哥股东在协调Java学院目前在读学生的方法上面,我非常的认可,我前面也说道了,我对这种认同非常欣慰,我认为小码哥团队在处理好一些公司内部一些管理问题之后,在对待教育这块我们的初衷是一致的,并且小码哥核心团队对叩丁狼团队也是很认可的,这是叩丁狼能够继续和小码哥合作的基础;

  其次,在教育这块我对明杰老师是非常认可的,我认为在办学这块明杰老师有很多值得我去学习的地方;

  再次,小码哥之后往线上的高端课程转型的也能够为双方的已经就业的学生提供更加长久和稳定的服务。

  那么有人又会问,既然小码哥把管理问题都处理好了,对明杰老师和后期小码哥的转型也很赞同,为什么还要分开呢?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也必须回答。

  前面已经提到多次,选择分开是在团队综合考虑的情况下决定的。一方面,术业有专攻,我们能更专注于后端的线下教育,怎么营造更好的学习氛围,怎么提供更好的课程,他们为什么成为房企网红?,怎么提供更好的就业服务等,都是需要更加专注的思考的,分开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另一方面,能够更加灵活的实施团队的管理方式,比如我们一直坚持的全员持股制度,比如更加贯彻我们的严格教学,严肃治学的方式,分开是为了团队更好的发展。

  在广州,北京,上海服务更多的有志于IT行业的青年。也希望更多有志于教育行业的优秀的老师的加入。我们等着你们,一起打造一个更好更强更专的IT教育团队!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挂牌彩图| 香港马会资料图库|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唯一| 红姐报码室| 香港正版挂牌之曾道人| 本港台现场报码室| 香港正版彩霸王| 香港正版挂牌记录| 35677.com| www.9256332.com| 香港挂牌正版图彩|